【健吾】M男獨白

【熱吻背後by健吾】健身教練語錄:「呢個世界真係會有人由直變攣㗎咩?」
我:「我點知啫,我又冇同2,000個由直變攣嘅人傾過。喺社會科學層面上,至少要有上千個samples,我先可以寫到啲結論出嚟㗎噃。」

健:「係咩?」
我:「做咩呀你又。」
健:「冇嘢,好似有個兄弟,最近被我知道佢去嗰啲同志吧玩之嘛。」
我:「哦!你又想去咩?」
健:「呀……不如我哋做多組吖。」

*  *  *  *  *  *

我有個朋友,你即管叫他B吧。是個很普通的市場顧問,都叫人到中年了,(他現在正瞪着我問為甚麼不把他寫成30歲在中環做律師的中環張X霖,我想對他說張X霖都去澳門等他那個又嫁了又生了人老珠黃的君好,還張X霖?)問他喜歡甚麼類型的男人,他會答你:「直男。」

甚麼一回事?

「這個世界,其實有很多雙性戀者,或是在櫃內的人。他們自稱自己是直男,有女朋友,但跟他們一起的時候,他就是要做我的bottom。」B也是典型的香港同志,覺得自己做top好像巴閉一點,被進入的那個bottom就好像是「服侍」他一樣。

「但做愛不是重點啦。」B堅持的說:「重點是聊天的時候,我完全感受到香港男人的痛苦。」

怎麼了?

聽說B的那個性伴(基於我不認識他,我不會給他1個字母了)是有女朋友,而女友好像是做航空公司關係,所以都會經常去旅行。旁人當然覺得羨慕,但那性伴的女朋友,剛巧就是個港女。「總之,現在的女人,就覺得男人要讓她。你知道那些機票是如何買的嗎?」略知一二,好像是要等機位,如有位子,就可以便宜的價錢上機,但一定要等。「而且回程的時候,也要等位子。」B說:「那男生和他女朋友一起在機場等,那天原來很爆滿,沒有位子。等了兩小時,說有1個位子,那女生就對男生說:『那我先回去了。』沒有商量的餘地。事實上,男生下機後就要即時上班,而女生還有兩天假期。但就是這樣。」

不一定的。讀到這兒,港女又會投訴了,不是所有港女都這樣的。

「但他的那個就是這樣。結果呢?那女的上機了,男的就拿着行李,在希斯路機場1號及5號航運大樓走來走去,問有沒有機位有沒有機位。我看着他,我終於都明白為甚麼他要來給我插一下。否則他人生這一輩子跟這個女人一起,一定會瘋掉。」B語帶得意地說。

1句老話:可憐的人必有可恨之處。用廣東話說:臭你又X?B的那性伴,一點也不值得可憐。但也許就是這種悲劇性格,才令B有可以插他的機會吧。

「你說的也是。他根本就是M男。」B喝完1杯威士忌,把電話遞給我說:「他說他女朋友飛了,又叫我去找他了,哈哈哈。」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