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世界第一Cue后吳安儀:「要嬴人,先enjoy。」

英式桌球喺香港一直俾人1種好紳士同男仔嘅感覺,直至有「cue后」之稱嘅吳安儀今年4月攞到女子桌球世界冠軍,呢個觀念從此被打破。
冠軍絕對得來不易,安儀話自上年大敗俾世界一姐伊雲絲後,一直走唔出失敗陰霾,愈打愈差。好彩心態上調整後,終於成為世界cue后。

「心態調整」4字,筆者寫得輕鬆,但對於成日要同世界頂級桌球手對壘嘅24歲小妹妹嚟講,可以克服心理陰影,先贏自己再贏人,嗰種心理質素嘅提升,比攞獎重開心。
「秘訣,係要先enjoy比賽。」等小cue/cute后同你分享成功之道。

text – Jessie photo – Mike W.、由被訪者提供、網上圖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HQlnJAKWUA

吳安儀世界賽威水史

2009 IBSF (International Billiards And Snooker Federation)
世界業餘桌球錦標賽冠軍(約旦)
2010 IBSF世界業餘桌球錦標賽冠軍(敘利亞)
2010 亞運會隊際金牌&個人銅牌
2011 香港榮譽勳章
2013 IBSF世界業餘6個紅球錦標賽冠軍(愛爾蘭)
2015 WLBSA(World Ladies Billiards And Snooker Association)
世界職業桌球錦標賽冠軍(英國Leeds)

 

運動嘅嘢…

時間返到1年前嘅WLBSA世界女子桌球錦標賽,安儀對正世界一姐伊雲絲,以6:0壓倒性姿態大敗。
「嗰次覺得自己打得好差,差到接受唔到,打完喊到收唔到聲。比賽完咗返香港後就好急住進步,好在意自己喺球檯上每下失誤,就算好小事都會去到唔原諒自己嘅地步,愈打愈辛苦,唔覺唔覺就進入運動員低潮期。中間出過去打世界賽,16強就止步。教練見到我每次打波都皺晒眉,愈打愈憎咁款,就同我講:『運動嘅嘢,一定要enjoy,先會打得好。』佢叫我拋開贏輸層面,唔好當失誤係失誤,應該當係學習機會,總之最緊要享受。」之後安儀慢慢重拾對桌球嘅樂趣,回復狀態。「原來要先放開執着,至可以再擁有更多。」

 

 
內容延讀:

睇埋另一位追逐夢想之女生,極地馬拉松女跑手

遇到低潮都唔怕,睇下療癒傷痛嘅2大運動 BYLIGHTONESS

再對強敵 解除心魔

雖然話回復狀態,但真正考驗,喺安儀今年4月奪冠嘅WLBSA世界女子桌球錦標賽先「嚟料」,佢除咗打女單,重有打女雙同混雙,最重要係再次同「宿敵」伊雲絲硬拼。
「我本以為自己準備好,點知一開始嘅女雙同混雙,都係喺4強輸俾伊雲絲同佢partners。臨打女單4強前,我又開始緊張,就同教練傾偈,我話上年輸咗喊到七彩,之後都有同自己講『下年再努力啦』。我唔想再等多年,好辛苦。」
教練同安儀講,舊年嘅失敗已經過咗去,作為1個選手,要將全副精神放喺即將嚟緊嘅賽事,打好每個波,最重要係,要enjoy比賽過程。「佢呢番說話解除咗我嘅心魔,4強賽我真係放得好開咁打,打到領先3:2時,我打多鋪就可以贏,我迫自己唔好諗咁多嘢,只要享受過程全力打。最後嗰鋪一開始我落後,當有個打黑波嘅機會時,我行去旁邊抹下支cue同埋飲水,令精神集中,之後吸一口氣落場將黑波打入袋!嗰下真係好激動,因為贏到強敵,最重要係贏到昔日嘅自己。」

輸波喊 贏波更要喊

安儀話當時興奮咗一陣就要收拾心情,因為相隔兩個鐘之後要打決賽。「決賽先輸2:0,我同評判講我想去廁所。其實我唔急,只想調整心情。喺廁所嗰幾分鐘真係我嘅黃金時間,成個人平靜落嚟,之後連贏6鋪,重奪得世界冠軍!」
安儀話企喺世界頂峰嘅心情,冇之前想像咁興奮。「細個我成日幻想,攞到世界冠軍應該會開心到大叫:『Yes!』竟然又冇喎。直到搭飛機返香港前,喺機場就開始不停喊,上到飛機都停唔到。輸波我試過喊,不過通常幾分鐘就冇事,贏就真係未試過,重要喊得咁犀利。可能因為神經一路繃得太緊,一放鬆同埋意識到比賽真係完咗,情緒就一下子釋放出嚟。」

父女慶祝齊肚屙

安儀話今次奪冠,當然要多謝教練黃德華,不過更想多謝佢爸爸、香港桌球界嘅頂尖高手吳任水。「自己一向冇心機讀書,爸爸亦從來冇迫過我學任何嘢,只想我開心。」
曾經係IBSF世界大師賽前8名精英球手嘅吳任水,喺安儀13歲嗰陣開始帶佢睇自己打比賽。安儀話細個見到爸爸着住西裝背心、恤衫打呔比賽,覺得好有型,好希望有日都着到咁去打波。「跟住爸爸就開始教我打,我個人細個時渾渾噩噩,自從鍾意咗桌球就有人生目標。爸爸會同埋我一齊去比賽照顧我,所以我都好習慣有佢喺身邊,真係好多謝佢。」正所謂父女齊心,其利斷金,安儀贏嘅比賽愈嚟愈多。「最難忘係07年去印度參加世青U21時,小組出線之後,我哋兩父女食龍蝦慶祝,你都想像到喺印度食海鮮嘅後果啦,就係當晚兩個一齊屙!好彩都冇影響第2日繼續嘅賽事,最終奪得亞軍。」

代父從cue 享受被捕獲

一早已視爸爸係偶像嘅安儀,可以話接咗老父手上嘅(cue)棒,因為佢喺2010年已正式成為全職運動員。「我細個覺得讀書唔叻,大個可以好似爸爸咁做桌球室經理嘅話,已經好滿足。直至出過國打過比賽,先發現原來自己唔止想做經理,我重想攞世界冠軍!」
雖然安儀已經得到女子嘅最高殊榮,但佢覺得嚟緊嘅路重有好長。「我想打多啲男子嘅比賽,因為我平時只會同世界各地女球手比賽,我想同多啲男球手比賽。男仔嘅體力比女仔強,打同一個波,男仔可能用70%嘅力就打到,女仔要用100%力先可打出相同嘅效果!所以平時我都好注重心肺同重量訓練。其實桌球比賽要好長時間,同長跑好似,尾段好靠意志支持自己完成比賽。」

安儀話呢排接受唔同媒體訪問,不停憶述奪世界冠軍嘅情況,心情都重係會有啲激動。「其實我都驚自己係咪有病,屋企人話我就好似個失戀嘅人咁,喺之後不停諗番件事,重複係咁失戀,所以情緒有起伏都好正常。慢慢就習慣咗。而家我都好開心,因為多咗好多人認得我,喺街會被人『野生捕獲』,又會突然有路人恭喜我同叫我加油,我都好享受呢種感覺。」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