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

【e少】落入凡間的空姐

Blogger

廣告

【Sky Walker by e少】有時跟前輩談天,總能從對話中窺探到當年的空姐生活。

80年代入職的前輩,性格開朗健談,閒聊的內容,也不是說教味濃或感懷身世的「想當年」,而是些另類的開心「些牙」。

話說當年,空姐是個神秘的職業,除了在機場或半空中,甚少會在街頭見到空姐的蹤影,這也關乎當時機場的地理位置—啟德機場,這個舉世知名,位處城市中心以民居作毗鄰的小小機場,當年的空姐,出入的交通工具,只會是的士,絕不會迫地鐵搭巴士的啊,很有體面,今時今日,下下都打的上班的話,相信人工都不夠應付龐大的交通費。

話說回來,所以當年的的士大哥,有幸載着個空姐上下班,都多少有點興奮。前輩試過坐車時,司機正在播放英文歌,前輩覺得很好聽,熱情的司機大哥二話不說就將CD送了給前輩,前輩不好意思領受,於是多放下些車資,當是買的,後來發現,那是隻「口水歌」大碟。(註:假如你知道甚麼是「口水歌」,相信你也有一定的年紀,呵呵呵∼)

除了這些心腸熱的司機大哥,有時也會遇着些「曳曳豬」。有幸載着空姐,司機難免會多窺視兩眼,這些「曳曳豬」司機,時常從倒後鏡中偷看,希望瞥到前輩制服裙下的春光乍洩一刻,有些更「曳」的,甚至在司機位旁的低處多置1塊小鏡子,用以窺探這些如若天仙下凡的空姐裙底春色,所以當年的前輩,即使下班後多疲累,在的士上也要保持儀態萬千,以免讓該等好色狂徒得逞。

至於我,也有過相類近的經驗……別想歪,我並沒有被人偷窺,只是有次晨早上班,因貪睡而遲了出門,於是隨手截來架的士,那司機大哥,彷彿是初次與空少作近距離接觸,難掩心中的興奮,一路上都在不斷提問,其實,我當時十分睏,很想再閉目再養養神充充電,但「十問九唔應」好像十分無禮,於是都適時給些回應,開初還只是些例牌的「多數飛邊呀?」「工作辛苦嗎?」等等,之後他問了句:「有飛日本嗎?」噢雪!潘朵拉的匣子頓時被打開—由地震說到輻射外洩再拉扯到那是人為的陰謀論,再跨越太平洋到美國去,說有人研發並發放會令人致癌的輻射微粒子……嗚呀∼∼∼好詭異及沉重的話題,我頭頂的烏鴉在不斷盤旋,最氣人的是,那話題令我倆都分心,結果兜錯了路,差點害我遲到,那刻,我很想使出「天外飛仙」。

text-e少

e少簡介:飛了N年的空少,很喜歡這腳不踏實地的工作。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主修寫作,曾任職網上報紙小編輯。 2010年2月初推出首本著作《空中冇 少爺》(亮光文化出版),不足1個月便要加印再版,同年再推出《空中冇少爺2--空服員不曉飛》,其後著作有《三萬呎高空上的奇人異事》及《我要飛高空3 萬呎》。

Facebook:www.facebook.com/e.shao2010

內容延讀:

【e少】免費升呢商務艙的條件

【e少】5種空服員最討厭的乘客行為

一剪變醜!7個剪男仔頭出事的女星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