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戰沖繩

Blogger

廣告

【熱吻背後by健吾】健身教練語錄:「你哋基…」

我:「點呀!你冇同性戀者朋友嘅咩?做咩有事冇事就一句『你哋基佬』飛埋嚟?基佬一定乜乜乜嘅咩?」

健:「唔係…只係覺得,你哋應該同我哋有啲唔同啫!」

我:「係咩?大家咪又係1對手1對腳1個頭1把口1條棍1個窿,有咩分別呀?點解同性戀者,就要活喺你哋嘅期望之中?我哋點做人,都要你教?」

健:「…」

*  *  *  *  *

有些人很有趣,他們覺得這個世界的人,可以「性取向」歸類。覺得同志,就一定有一些性格特質,如「同性戀者,大多對性比較開放」。

他們說這些話的時候,可能忘記了一句廣東俗諺,叫「一樣米養百樣人」。同性戀者,也分很多種的。比方說,我的朋友W,雖然有很大的性慾,但他絕!對!不!會!在香港約炮。

「沒甚麼,只要你有一次半次慘痛經歷就會明白。」W說:「先不要說香港人麻麻煩煩搞嘢好像要做人世一樣左選右選左彈右彈了。男人,明明白白,就是用下體思考的。想做的時候,做就好。有些聊得好好的,到要做之前原來找了別個,又說自己沒有空甚麼的。這些時間,浪費不了…而且,香港圈子實在太小,A認識B,B認識C,有次,我真的想認真跟1個人交往的時候,他叫我出席他朋友的聚會,打邊爐那些,1檯人12個,我跟8個睡過了。好像令那個想跟我拍拖的人,有點卻步,覺得我是個slut(淫娃)。別以為你在2015年,同性戀者就會對性『開放』一點。很多同志,仍然活得像遠古時代的恐龍,喜歡用人的性經驗去『評定』1個人的級數。總之,你做得多,就會說你是淫賤、公廁。你做得少,就會說:『佢咁_醜樣邊_個會同佢做吖又。』你說,多麼有趣。」

而W處理性慾的方法,就是去旅行。「日本人技巧好,但東西尺碼一般。泰國就太raw,越南也OK,他們對身形要求沒有香港人那麼麻煩。最好的是蒙古人,身材好樣貌正而且東西夠大又夠硬,進來的時候很有存在感,我進他們的時候也是硬繃繃的搖呀搖,真的很不得了。」

只是,最近W去沖繩,去得很密。「你有所不知喇日本通!那兒的美軍,真的很不得了。他們不敢給別人知道他們是基,但又滿腦子塞滿了精蟲,只要你身材OK,他們就不得了。最近吃了2、3個,美國白人、黑人、巴西人。見到我的時候,一上車就用他的手叫我摸他的丁,進來一半的時候問我舒不舒服我一開口就全頂進來,還搞了45分鐘才完事,做完之後走路都變得像網上插畫「Byebyechuchu」圖中的老江湖一樣。巴西人就勝在頭胸腹齊晒章,而且還是又硬又持久角度又好加上10雙修。相對那些多多事實又麻煩的香港人,我吃過這些美軍,才不會回來香港吃劣食囉…」W說。

難怪很多人說:「Once you go black, you can’t go back。」重口味,走不了回頭路的。

text-健吾

 

內容延讀:

只有愛不足夠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