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園

【 Joel Kwong 】如何回到當時

Blogger

廣告

【超.串媒體by Joel Kwong 】主題公園是兒童(童心未泯)的樂園,所以海洋公園怎樣也有三分釘,而2015的中環荔園Summer Time更是一時無兩;無疑這除了是新一代兒童可以遊樂的pop-up景點,亦是不少香港人的集體回憶溫故之旅。荔園,1949年4月至1997年3月,曾經存在的48年,陪伴著不少香港人成長。我小時候有幸被阿母帶去遊樂過,記憶最深刻的是鬼屋。我一直是個非常膽小的人,應該是遺傳自父母的,而我姐是個外柔內剛的人,所以一直以來,有甚麼都是她幫我擋跟摃,3母女這個組合我本來以為玩鬼屋是最棒的,但最後我是被駡著離開荔園。事源是姐跟我各有想玩的項目,但在當下的情形實在只能二選其一,我媽叫我們猜包剪揼,我赢了,所以我們仨就去了排鬼屋。那間鬼屋並不是讓你用走的,是有台像簡單版平地過山車載人進去,我記得當我們坐進去,從車子進門口就聽到一些老電影裡面會傳出來的鬼聲鬼氣。這下子好了,我嚇死了,所以從一開始到結束,二小姐我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沒經歷過,因為由始至終我的雙眼是閉起來,而且用手蓋著耳朵。阿母駡我跟我姐抱怨我是理所當然的,現在想起來我還蠻後悔當時沒睜開眼睛,就這樣錯過了一段神秘的荔園歷險。

來到2015年,即便有了重現眼前的機會,但我們都知道那不一樣,不是讓我餵餵大象坐在一樣設計的咖啡杯上就可以回到當時的。就這樣我想起2014年在德國推出的1個柏林圍牆倒下25周年項目「MAUERSCHAU」,1個透過擴張實境(Augmented Reality/AR)技術的重遊歷史App。MAUERSCHAU TOUR正中了Wyman筆下的那句「如何回到當時,拿回時間逆轉的鑰匙」,可經歷柏林圍牆時期的當代見證,當你手中有App跟隨地圖走過一些重要場景,你就可以閱讀、觀看或聆聽那些舊日細碎。這些故事包括透過人們回憶去重組而成的1961年柏林危機(Berlin Crisis)。重構過去所發生的事是不少史記所作,由1支筆走到1部相機,再來到現在的數位時代,這個App留給現在的人1個不一樣的深度回顧。AR技術所提供的正是1個人傳人口述歷史的過程,來自第三者不同角度的文化導遊,像羅生門之說,所有真相都是被建構出來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些集體回憶就是最好的歷史呈現。你拿著這條鑰匙去打開大門回到當時,站在他站著的位置上,走在對方的意識流中去回看過去。

而你,最想回到的那時那地又是甚麼?

text – Joel Kwong

Joel Kwong ‘s profile:

媒體藝術策展人、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節目總監、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客席硏究員,在香港及台北兼任多間學院的客席講師。熱愛科技、藝術及設計,專欄主攻超媒體設計,涉獵範疇包括時裝、音樂、科技、遊戲設計等,以分享世界各地的多元精采項目為主,盡力大開各位眼戒。

更多有關超媒體的資訊
facebook:HKDI – Transmedia

 
內容廷讀:

潮神 木村拓哉百萬港幣上身 5大潮物睇下你跟唔跟到?

去東京前必睇!杜如風《東京攻略》11大搵食懶人包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