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登仔偵探上身   上網捉偷鞋賊人贓並獲   網友抵死回應:你對鞋貴先偷姐!|時事新聞台

連登仔偵探上身 上網捉偷鞋賊人贓並獲 網友抵死回應:你對鞋貴先偷姐!|時事新聞台

連登出名奇人奇事,有網民在討論區上發文,稱自己擺出屋外的鞋被人無故偷走,甚其冤枉,亦覺得成件事十分離奇,怎料在網上買賣平台尋回失鞋,發現該偷鞋賊早已是慣犯,於是公開發文斥責勸人提防,希望藉著自身經歷提醒大家,門外走廊的空間屬於公眾空間,其實不應放置雜物阻人!

撰文:iluvhk|圖片來源:《連登》、網上截圖

連登仔偵探上身 上網捉偷鞋賊人贓並獲

連登仔又發文投訴!將鞋架放置門外不少人都會做,尤其現時疫情嚴重,更是不想將細菌連帶鞋進入家中,不過有沒有想過,這會可能造成偷鞋賊的一大目標,亦同時引起大家關注「私人樓宇單位門口外的公眾走廊可否放鞋」。

連登
不少人都會放疊鞋在門外。

事主指自己居於沙田馬鞍山屋邨,同層鄰居一直會將鞋放於門外地毯,多年來相安無事,惟近日被偷走一對鞋,更是一雙潮鞋Adidas Ultra Boost Uncaged,售價約$1千多至2千不等,事主事後揣測偷鞋賊有可能會將鞋轉售,故隨後到網上買賣平台搜尋其失鞋型號,

連登
連登仔發文在討論區公審偷鞋賊。

網上平台上要搜尋貨物猶如大海撈針,事主竟找回自己的失鞋。

連登
連登在網上二手平台竟找到自己的鞋。
連登
樓主的失鞋有一個小污點。
連登
事主發文

豈料事主發現跟自己的鞋盒吻合,發現其失鞋被放上平台轉售,指該對鞋的污跡處及鞋碼都與其失鞋無異,而賣家發文的時間都與其失鞋時間相當吻合。而事主亦發現該賣家帳戶有十多二十對鞋放售,且鞋碼不一,估計所有鞋都是偷來再轉售,更是確認該賣家就是偷鞋賊!

連登

連登
事主發現鞋盒的編碼與對方賣鞋的編碼相同。

 

 

 

 

 

事主之後裝作普通買家約見交收,直至面交時才戳破賣家為偷鞋賊,而該偷鞋賊聽畢即急忙逃跑。事主見失鞋已得,亦未有報警處理,但其後仍有利用 WhatsApp 勸對方收手,指是次事件會冷處理,但事主見其並無悔改之心,遂將事件放到網上平台。

連登
事主講到偷鞋賊被揭穿後就瞬即離場。

連登

連登仔偵探上身 上網捉偷鞋賊人贓並獲 網友抵死回應:你對鞋貴先偷姐!|時事新聞台

有網民指竟然現今還有人偷鞋去賣,還要是穿過的,更有網民大讚事主勁,上網去捉賊,更讚他偵探上身、精明勇智!

連登

連登

連登

同場加映:連登仔成功置業上車 公開鬧爆父母要求一齊住 原因係…想住私樓享福?

本地樓價高企,上車成為年輕人一大煩惱,不少人婚後仍要與父母同住,因此產生不少問題。一名連登的男網友抱怨與妻子終於儲夠錢「上車」買樓,期待可以改善生活質素之時,父母竟以「成世人冇住過私樓及要享福」為由,要求一齊共住。令他不禁大呻道:「都怪的廢囉,冇本事買多層樓畀兩老?」

連登
高昂的樓價導致大量港人住屋困難。
連登
一名連登的男網友抱怨與妻子終於買樓,但父母以「成世人冇住過私樓及要享福」為由,要求一齊共住。

其後,他更斥指父母不公平的要求,指兩人經濟條件不佳,「明知窮仲生三件」,加上「生著兩件廢青,得我一件出人頭地」,意指他還有另外兩名兄弟或姊妹要照顧。在文中他又指出,自小家中便沒提供太多資源,生活上的費用,包括學費、生活費等都要自己付,更說一切靠自己讀書來獲取。樓主最後更說:「出咗身咁多年我想脫貧喇,點解要嚟拖我後腿」、「家用我都冇畀少喇,再畀多啲同幫你養埋兩件廢青冇分別」、「享福?兩公婆供樓你享福?」句句都顯示樓主多年在家中的壓力及無奈。

連登
網友大呻父母對他不公平的要求
連登
時下很多年輕人也與父母同住,例如高海寧。

此事引來網民熱議,不少人表示理解樓主感受,有人更直言感同身受,「唔好理佢地,再嘈cut家用」、「以為自己養大好巴閉」、「香港嘅住房空間咁細仲要逼入去,公屋仲要放棄?傻咗」。

連登

連登

不過,亦有人表示反對樓主說法:「你點對父母=以後你自己嘅小朋友點對你」、「我覺得自己屋企人,唔使去到咁絕嘅」。有人又建議道:「不如你夾少少錢,畀佢地裝修下間公屋,我覺得你要同佢哋講清楚,又唔係冇得住。」

連登

連登

連登

後續:

樓主決定向父母攤牌,「一諗起媽媽用我啲血汗錢,畀我細佬吃喝玩樂就火滾!」更在最新帖文中留言回覆最新情況,又列出9大點方便大家了解:

1. 而家搬咗去老婆屋企(居屋)暫住
2. 我按九成,750萬500零呎兩房,預計大半年後入伙
3. 兩公婆加埋搵70幾k(7萬多元),首期連費用使晒積蓄百零萬
4. 而家搬咗去老婆屋企暫住,外家都明白
5. 媽媽冇返工,老豆早年生意失敗後仲要生我2個細佬,咬過老綜(綜援)
6. 老豆近年揸的士就冇咬,但都無儲過錢
7. 講明再嘈cut家用,我家用已經盡晒責任,要更多嘅點解唔問兩件廢青拎

8. 隊咗份公屋除名表畀戶主老豆簽,佢唔肯簽嘅準備全家瞓街
9. 我有2個細佬,1個真廢青冇返工,1個返炒散月光族洗腳唔抹腳

兩名弟弟,則一個文憑試(DSE)後只返過一兩份工,「勁快就唔做,成日話人事唔好,其實自己有性格問題同人相處唔黎,一直完全冇畀家用」;另一個則中五畢業,「DSE都冇考就出嚟做裝修,但又懶唔考牌,跟啲判頭炒吓散,鬆手啲咪畀2,000蚊家用」,但經常去到糧尾就問媽媽「拎返一千幾百」。

他指原本覺得承擔家用問題不大「但而家諗到未來要供樓, 仲月月8,000真係唔掂……再想像到家用變咗去供養埋2個廢青,一諗起媽媽用我啲血汗錢畀我細佬吃喝玩樂就火滾,我細佬廢青仲要食煙!」

父母有時都幾難溝通,如果呢件事發生係你身上,你又會點做?俾父母搬入嚟同住,等佢哋可以真正住私樓享福?定抑或由佢繼續住公屋。。。?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