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來的浪漫

偷來的浪漫

【熱吻背後by健吾】健身教練語錄:「最近忽然好多朋友撻着咗,哈哈哈。」

我:「點解呀?」

健:「冇呀!佢哋話夜晚去下金鐘,坐下坐下,就好似示咗愛咁。」

我:「吓!咁都得呀?」

健:「其實,香港真係冇咩浪漫嘅地方啫…」

*  *  *  *  *  *  *  *

朋友都說,他們現在中午和晚上,都有個新地方可以去。大家都知道,那個地方不是正常的狀態;大家都知道,那本來是車水馬龍的行車地;大家都知道,那地方,本來不是屬於行人的。

但在那地方觀察的時候,朋友都說,很奇怪,為甚麼?為甚麼這麼多人來吃飯?很多身穿西裝的金融才俊、或是Chanel洋裝的妙齡OL,都在中午的時候去吃中午飯。在柏油路上,大家坐在地上、坐在石上,吃着三文治、吃着日式飯糰、吃着韓式紫菜卷…

晚上,我看到一雙一對的男男女女,或男男,或女女,坐着看政總牆上那部打氣語句的投影機,看着人群用手電相機拍周圍的環境、橫額、民主牆的報事貼。然後,我身邊,1對男女接吻、1對男男在拖手。

大家都好像,很喜歡這個地方。

「大家都好像很需要1個浪漫一點的地方。」朋友D,留守了3晚的朋友說:「你見到嗎?很多年輕男女,在這兒拍拖。中午的時候,很多人在這兒吃飯。大家其實都很想要1個公共空間。而且,這個地方,好像是有限期的。這樣,就更浪漫。」

浪漫,在香港,很奢侈。一直以來,大家都覺得,用錢可以買一點浪漫。但現在,到佔領的地方呆坐、拍拖,他們就算不知道那是1場違法的公民抗命,也知道那是「不太好」的事。畢竟,都是1場抗爭。但在抗爭場上,真的看到很多,感覺頗快樂的香港人面孔。

那是1場浪漫的冒險。對香港人而言,也許在1場狀若很和平的抗爭之中,看看星,看看人,接接吻,1場戀愛,就這樣開始。

如果沒有流血的話,這場佔領,對某些人的人生,也許也是1件美事。

text-健吾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