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男朋友教他的事

律師男朋友教他的事

【熱吻背後by健吾】健身教練語錄:「你覺唔覺得呢,做律師嘅,都好小氣㗎?」

我:「我又冇識到2,000個律師做過社會科學調查,我點知啫!」

健:「冇呀!嗰啲律師呀,真係講咩呢,都記你成世㗎!」

我:「我都會㗎喎…小氣分職業㗎咩?」

健:「…」

*  *  *  *  *  *  *

上星期,D的律師前男友好像令D的人生,有點漣漪。不過,每段失敗的戀愛,都像練健身一樣,肌肉被撕裂、癒合、撕裂,再癒合,就會變得更強大。本來覺得自己不可以跟「律師、家底不錯、在外國讀書回來」的人交往的D,最近跟他那個律師前男友,好像鬧得有點不愉快。

「朋友都說,他對我很好。」D說:「像拍拖不久,就跟我去旅行,錢都是他付的。他是個自小到大都不太需要擔心錢的人,而以前跟他在一起的小男生,都是看着他的錢。但我真的不是。」

每個人的底線也不同。在戀愛中,可以緊守底線的人,老實說,其實不多。
每個人的底線也不同。在戀愛中,可以緊守底線的人,老實說,其實不多。

D最大的問題,就是不夠貪錢吧!只要你夠貪錢,或是覺得像那些港女作家筆下所理解的「真愛」一樣,是有錢照顧你之餘,還要尊重照顧你感受,也許情況會很不同?

「也許是吧!我的朋友都這麼說。反正我都是打份工,收入不差但也不是特別好,但他們的階層真的跟我太不一樣了。某次和他的朋友一起吃飯,談到轉工作的問題,他們的對話是:『得10萬蚊?唔係啩?冇15萬你都唔好轉啦…』我聽到之後,嚇呆了。我只不過是想轉一轉工,多賺一點而已。」

問題,除了性格、階層之外,還有別的事情吧?

「其實,我知道他跟我交往之後,還有跟別人去旅行,還有上床。」D終於都說真話了。錢、階層,這些是問題。但,不是不能解決的問題。每個人,在每段關係心目中,都有一個breaking point,是僭越某種底線的。

「在剛一起的時候,他去了1次東京,我問他,跟甚麼人去?他說跟他媽媽去。好吧,我就信了。但他上載的照片,從沒有他和他媽的合照。他以前跟媽媽去旅行,一定放合照上網的。後來,我在別人的面書中,看到他和別的男生的合照,在夜店。」D說:「他為甚麼要騙我呢?」

說謊,在成人世界,叫禮貌吧?

「律師的本質,就是要人相信他。他以為他的專業可以令我相信他。但我知道他和別的男生去台灣的時候,我已經知道,我從不信他了。」D說:「正如上星期,我去他家收拾我的東西的時候,他也說他很愛我,想和我『在一起』。但我在他去聊電話的時候,數過他的安全套和KY,少了很多。他很愛我,但他的下體更愛別的男生…」

說到這兒,D已泣不成聲。餐廳的人都看着我,好像我欺負他似的。

「被1個律師騙1次,是他聰明。被1個律師騙兩次,是我太笨。」D說:「我知道我要怎麼做了。」

每個人的底線也不同。在戀愛中,可以緊守底線的人,老實說,其實不多。

text – 健吾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