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此宜不同彼兒

【健吾】此宜不同彼兒

【熱吻背後by健吾】健身教練語錄:「你有個朋友搵我做gym啦。咁我就問佢,佢嘅目標係咩?佢就答咗我兩個字——減肥。」

我:「咁個個女人都係咁講㗎啦!」

健:「點知佢上到嚟,我以為佢係好肥嗰啲呢…點知,原來都唔肥嘅。」

我:「咁個個女人都係咁㗎啦!」

健:「係囉!不過我以為你介紹得嘅…」

我:「你咩意思呢?(殺氣)」

*  *  *  *  *  *  *

可笑嗎?朋友用欣宜的〈你瘦夠了嗎?〉來做跑步機上的背景音樂。某天聽Vani做節目的時候,〈你瘦夠了嗎?〉之後,就是容祖兒的〈跑步機上〉。填詞的,都是同一個人。

欣宜唱的時候,就問:「當你吃飽飯就沒有愛嗎?」

到容祖兒唱的時候,就是:「還是明白運動型先可得到他歡心吧?」你信哪套?

此宜不同彼兒。

我的某些朋友,總好像在扮演1個很關心我的角色。他們覺得我是獨身,是因為我肥、因為我老、因為我忙、因為我醜。曾經有一個除了樣貌甚麼都沒有,不,他否定這一點的,他覺得自己「有睇書㗎」,所以就不是只有樣貌,我也有腦的。而他看的書,當然不是時下最流行的鄺俊宇,他跟我說:「我有看村上春樹的呀。」哦!很有腦嗎?如果我要刻薄,我絕對可以跟他說:「是嗎?看日語版嗎?」但我當然不會說出來,因為我知道,批評人的美貌,會被人家說是「我不夠努力、不夠用心、不夠長進、不夠為自己着想」,一切寂寞,都是「咎由自取」,簡言之是「抵_死」。而批評人家不會外語呢,就是:「你而家好叻咩?」「讀嗰兩個臭錢書就睇唔起人。」

對,在香港,有腹肌的人笑人家沒有腹肌,就不是看不起人,而是「為你健康着想的最佳忠告」;叫人多讀一點書呢,就是過分、就是犬儒。

而我那個朋友,真的不是認識很久,也不很清楚知道我的成長狀況、家庭背景,以至我對愛情的看法。而他,當然不需要明白、不需要知道。他憑他的身體,以及他的頭腦,找到1個醫生男朋友,快快樂樂地過着美滿幸福的生活,覺得愛情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而我沒有愛情呢,就是人生有所缺失。

後來,慢慢就沒有再和這個朋友見面了。因為他工作忙,空餘時間都是拍拖。見的「朋友」都是對他工作有用的人。而我這種小小的電台主持,當然不屬於他「工作有用朋友」之列,慢慢被疏遠,原因只有1個,我很肥、我很老、我很醜、我不長進。

香港,有很多這種人的。你身邊,有沒有1個?

text-健吾

 

其他健吾延讀:

SM是甚麼

性戰沖繩

拆散別人的那種人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