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go

【健吾】成長

【熱吻背後by健吾】健身教練語錄:你有冇發覺呢,呢個世界有樓同冇樓既人,真係有好大分別架?

我:有,梗有啦。咁有樓咪有地方扑野,冇樓咪要出去爭房爆囉。

健:……

我:你估搵到條女肯陪你爆房,好容易呀?

健:都唔係既,都肯既。

我:都係幻想既jei。都係果句,你有樣溫柔就係暖男,冇樣溫柔,就係嘔心。

健:我地做多組啦好冇?

*  *  *  *  *  *

朋友說他變了。

變了?對,我們都當然要變。為什麼不變?反正改變不了世道的人,都會叫你改變自己,適應世道。

「我買樓了。」朋友A先生說。以前,他會說:「萬三蚊一呎?痴線架,冇病呀?」雨傘運動的時候,他全力以赴,有錢出錢有力出力,覺得在街頭露宿就可以爭取普選。梁振英上台的時候,他很高興,他痛恨唐英年,他痛恨地產霸權,覺得他的上司,某些四十多歲,英文不好卻當英文老師的賤人,荼毒蒼生,但由於出生早,以前買樓不用五成按揭也可以放租,也不需要什麼壓力審查,總之供得起就可以。他現在有四五層套房,總之就是收租,看著廢青佔領,他會說「呢班死廢青搞住晒我星期日入馬場」。A對這些人,本來恨得不得之了,覺得香港人好變態,把空間當成生財工具。

但上星期,他買樓了。 他放棄了。

他說,他沒有必要堅持了。

「當呢個世界都好多人習慣左瘋狂,你除左加入個遊戲,同佢地癲埋一份之外,你根本唔會搵到第二個方法。」A先生說:「而家大陸走資,呢兩年都仲有得玩下既。遲D如果真係中國經濟崩盤,全世界都攬住一齊死,我唔想連住既地方都冇埋。」

於是,就萬五元一呎都要買了。 「買啦,有咩所謂。而家我有新夢想啦。」A先生說。 什麼夢想? 「我既夢想,就係搵一對貧賤小夫妻,兩個人返工,公一份婆一份,之後幫我供第二層樓。」A先生說:「搵下錢咪幾好囉。我有幾個係金鐘同我同camp既,返左北京做野啦。」

難得夢一場革命不老?哈哈哈哈哈。我明白的。有很多人都變了。你不變,只是你傻而已。

內容延讀:

【健吾】專業獨身三十年

廣告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