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健吾】相敬如賓

健身教練語錄:健吾,你覺得跟一個人相處,點樣先至會捱得耐呢?

我:唔好咁坦白囉。

健:都係既。

我:係架,你知架。總之,大家都係呃呃哄哄又一世架啦。做咩要咩都講晒出黎jei。你千祈唔好在乎D人呀,話最緊要坦白。總之女人既野呢,你講真話,死一世架。

健:係架咩?

我:你試下話偷食,之後畀佢知丫?佢話坦白丫嘛。你睇下你會點?

健:……

*  *  *  *  *  *  

已嫁人夫(他嫁的是丈夫,OK,係呀,係同志呀,點呀?不喜歡就不要看下去啦,OK?)的朋友P先生,最近回港小歇。他嫁到歐洲某國,成婚了,但他亦在不同的地方,可以找到別的人跟他上床。「算吧,大家都是男人,為什麼扮上菜?」P說:「洋腸多的是,我開一次羅庚(同志圈內的交友應用程式),就吃到我撐死了。」

你不是已婚了嗎?

「妹妹,說話有時就不是這麼說。」P說:「那些護家盟什麼的,總是在網路上說,結婚是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這句說話,六個一只有兩個一是真的:一生一世是真的。一男一女,一夫一妻,都不一定是真的。」

異性戀會好一點吧?

「算吧,你的《熱吻背後》、《香港sex secrets》已有很多故事寫過了。為什麼你還要對一夫一妻的期望?」P說:「大家都知道,男人不去找外遇,只是因為怕煩。家中小孩生活已夠煩,老婆打點家庭瑣事已經夠煩。很多夫妻,結婚生完孩子之後,就沒有行房啦。你以為香港人真的那麼多地方,那麼多時間做嗎?」

是的。我的故事都是聽回來,採訪回來的,那些破碎的、違反人性的守節故事,我聽不少。但我相信,不搞外遇,也許都是愛的一種。因為,大家要的是生活,不是激情。

「但我不同,我只有二十八而已。難道他以為真的可以只含他一個嗎?」P君喝一口茶,說:「我們是要一起,一生一世,就要找一個方法來相處。他是不錯的,是一個很好的丈夫,但不會是一個好的床上對手。而在外,當然有機會就找更好的去玩。只要大家都安全,大家都明白就好。我們結婚的時候,大家都知道大家心野的。只是大家都是Don’t ask Don’t tell policy,即是你不說,我不問,我就不去想。你要去那你的事,只要不要搞得大家不開心,搞得大家覺得麻煩就好。」

這樣子的婚姻,也許世俗都不會接受吧?

「我理世俗如何看,就不會去外國跟他結婚了。」P說:「老實說,我現在最怕的,就是台灣的同志婚姻合法化,三兩年後,大家都『看穿』婚姻的本質,搞離婚,之後就一波又一波的負面說話要聽了。

有太多人對婚姻有太多想像,我明白的。

「婚姻只是開始,如何走到一生一世才是重點。」P說:「但香港人,總是覺得婚姻是結局。是愛情長跑的終點。這也蠻好笑的。那是愛情長跑的終點,那他結婚後,是不是就等如不會再愛,不需要再愛?一定不是。那愛是怎麼樣的?我們各有各玩,而各自各尊重大家,不是一種愛嗎?」

我無語。

內容延讀:

【健吾】成長

YOU MAY ALSO LIKE ...